观舌知病解疑难
发表时间:2017-05-16 10:28点击:807

梁大爷今年65岁,2016年12月在我院某外科行腰椎手术,谁想术后伤口愈合不良,无奈二次重返手术室行清创引流术,1个月后伤口已无大碍,但开始持续发热,每于下午发作,清晨热势可自行消退,检查白细胞不高,病原学亦未检测出明确致病菌,只能予头孢霉素经验性抗感染治疗,热势毫无退意,抗生素不断升级,服用乐松后体温最高仍达38.6℃,多次病原学检查还是未发现明确致病菌,又予万古霉素静点经验性治疗,再5日后,发热症状始终不见好转。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外科大夫想到了祖国医学,遂请我科会诊。床边查看病人,患者卧床位、疲乏状,诉食欲差,大便不爽、两日一解,每日下午发热,无其他伴随症状。观察患者舌象(见图1),发现舌黯苔黄厚腻而干燥,一派痰热并重之象,故对其发热之因已了然于胸,与外科大夫及患者交代,虽其发热原因不明,但与目前舌苔表象可能相关,予口服中药待其黄厚腻舌苔去后,热可自退。于是开具处方后,在外科大夫疑惑不解的眼光中离开。

image002.jpg

1 初次会诊患者舌象

5剂药服后再次受邀会诊,患者主诉双上肢疼痛、麻木,遂追问其发热情况,乃知其发热已于浑然不觉中退却。再观舌象(见图2),舌质红润,黄厚腻之舌苔已褪去八九分,仍有薄黄苔。知其痰浊已去,热邪将除,继服中药5剂调理。

image004.jpg

2 二次会诊患者舌象

5日后患者于门诊就诊,诉再无发热,已办理出院,现精神好转,食欲增加,大便调。观其舌象(见图3),舌质淡红,舌苔由黄转白,苔虽稍厚而不腻,且舌体湿润。知其热邪已除,痰浊已去,尚有少许湿邪留驻,为久病后脾运之气尚未完全恢复,予健脾化湿之药口服,脾气健运则湿气自除。

image006.jpg

图3 门诊就诊患者舌象

中西医学是不同认知系统下的不同医学,但是研究对象、需解决的临床问题是相同的。本例发热原因不明,经验治疗无效,已属于疑难病例,此时西医大夫看起来云雾缭绕、令人困惑的发热问题,在中医学看来却是非常清晰,舌是疾病的上佳观察窗口,由外知内是中医大夫的本事。借用中日医院院长王辰院士的一句话:“中医是知之为知之,不知况知之”,善于从未知领域获得解决问题的手段是中医的长处。随着热势缓解,从外科大夫的眼里也能感觉到对中医学从疑惑到信任的转变。

多云中医治病起效慢,但本例发热2月余,5天好转,10天痊愈,这种缓解速度不能算慢吧,我们理解“慢”可能有另一层含义,就是疾病好转于悄然之间,在患者不知不觉中发热问题已获得解决。同时在起效的背后还有中医诊治疾病过程的复杂性,西医治病重在诊断,而中医治病必须准确辩证,观察舌象是中医辨证过程中重要的辅助手段。中医认为舌质反应人体正气之盈亏,舌苔代表体内邪气之盛衰,舌象能够直观地反映人体内正邪之间的关系。如同该患者,舌质黯,苔黄厚腻而干燥考虑为痰热之邪互结、体内气机阻滞之象。

准确的辩证是中医治疗行之有效的前提,但痰热互结极为复杂,而绝非简单的湿与热的叠加,缠绵日久,难以根除,会成为难治之症,治疗上仅简单地运用清热化痰之法势必不能取得良效。中医认为痰由湿生,湿热内蕴日久则发展为痰热互结之证,在治疗上中医有特效的方法,根据湿邪的轻重,运用常见的祛湿方法(如健脾利湿、芳香化湿以及淡渗利湿等)再配合清透热邪之法,可使湿热之邪得以分利从而祛除病邪。

舌象犹如天象,蓝天白云、星辰日月预示着自然界处于最平和舒适的状态。如果您身体有任何不适,不妨看一看自己的舌象,也许可以帮助发现您是否将要经历一场暴风雨还是火山喷发的蛛丝马迹。当您的健康受到威胁的时候,请时刻提醒自己尚有祖国医学为您保驾护航。


中日医院中医风湿病科 陶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