腮腺肿大——普济消毒饮
发表时间:2017-05-16 10:37点击:879

image002.jpgimage004.jpg

2016年8月25日下午门诊,来了一位女患者,52岁,因“腮腺肿大5天”就诊。详问病史,患者2年前因“口干、眼干”于北京某医院化验ANA1:320、抗SSA(+)、抗SSB(+),诊断为“干燥综合征”,予服硫酸羟氯喹、帕夫林。患者服药有时自行减药、不规律,病情时好时坏。问其为何?患者说担心西药副作用,故病情稍有缓解便自行减药,致病情时有反复。就诊时症见:腮腺肿大疼痛,触之硬,低热,口干,口苦,眼干,咽痛,眼睑肿,头痛,纳可,眠可,性急易怒,小便黄,大便干,舌红苔黄,脉弦数略滑。

诊断:中医诊断:发颐(热毒蕴结)

   西医诊断:干燥综合征

中药予普济消毒饮加减(黄芩15g黄连12g 陈皮9g 甘草10g 玄参10g 柴胡6g桔梗10g 连翘15g板蓝根15g 马勃10g牛蒡子10g 薄荷10g 芦根15g 川楝子9g),处方7剂,日1剂,分温2服,西药予硫酸羟氯喹口服,日2次,每次2片。化验血常规、血沉、C反应蛋白、类风湿因子、抗核抗体谱。

二诊,化验回报:血常规大致正常,血沉73mm/h,C反应蛋白5.9mg/dl,类风湿因子325U/ml,抗核抗体谱示ANA1:640、抗SSA(+)、抗SSB(+)。经治疗后腮腺肿大明显减轻,余诸症亦减轻。中药守前方略作加减,续服7剂,西药继续服硫酸羟氯喹。

三诊时腮腺肿大基本消失,咽痛、头痛、眼睑肿亦消失,无发热,二便正常,舌淡红苔白,脉弦细,仍有轻度口干、眼干。继续予滋阴生津、疏肝理气中药,西药硫酸羟氯喹继续服用。定期门诊复诊,病情稳定。

:腮腺肿大中医属于发颐,多因外感风温,或热病后,或情志郁结、饮食不节,热毒壅结少阳、阳明之络,经络阻塞,气血凝滞于局部,热盛肉腐甚而化脓而成。或因脾胃亏损,肝肾阴津不足,毒邪上蕴阻络而致。本病因本患干燥综合征,阴虚津少,且平素性急易怒,相火内蕴,更灼津液,复感风热之邪,内外相因,热毒蕴结而发病。故现腮腺肿大疼痛,触之硬,低热,口干,口苦,眼干,咽痛,眼睑肿,头痛,纳可,眠可,性急易怒,小便黄,大便干,舌红苔黄,脉弦数略滑。故治以清热解毒、疏风散邪、育阴疏肝,方以普济消毒饮加减治疗。

普济消毒饮出自李东垣《东垣试效方》,主治大头瘟(恶寒发热,头面红肿灼痛,目不能开,咽喉不利,舌燥口渴,舌红苔白兼黄,脉浮数有力)。方中清疏并用,以清为主;升降并用,相反相成。方中重用酒连、酒芩清热泻火,祛上焦头面热毒为君。以牛蒡子、连翘、薄荷、僵蚕辛凉疏散头面风热为臣。玄参、马勃、板蓝根有加强清热解毒之功,配甘草、桔梗以清利咽喉,陈皮理气疏壅,以散邪热郁结,共为佐药。升麻、柴胡疏散风热,并引诸药上达头面,且寓“火郁发之”之意,功兼佐使之用。诸药配伍,共收清热解毒,疏散风热之功。本方主要用于颜面丹毒、流行性腮腺炎、流行性出血热、急性扁桃体炎、上呼吸道感染、急性化脓性中耳炎、急性淋巴结炎、带状疱疹等证属风热毒邪为患者。

干燥综合征(Sjogren syndrome,SS)是一种侵犯外分泌腺体尤以侵犯唾液腺和泪腺为主的慢性自身免疫性疾病。主要表现为口、眼干燥,也可有多器官、多系统损害。受累器官中有大量淋巴细胞浸润,血清中多种自身抗体阳性。不到1/3的病人可出现腮腺肿大,多数病人感觉局部轻度不适。腮腺质地坚硬,无触痛,但在继发感染时可有触痛。腮腺肿大以单纯口、眼干燥型居多。腮腺造影显示,几乎都有不同程度的腮腺腺管节段性扩张或狭窄。腮腺肿大可能是由于钙化或继发感染所致,易误诊为腮腺炎。腮腺肿大每次发作均可出现不同程度的发热,这可能是疾病本身急性发作或者由于继发感染所致。


中日医院中医风湿病科   王建明